科幻小說․改道(繁體字版)

 科幻小小說

改道       蕭源

 

殷素看著古井,想著該不該從這裡跳下去。

 

跳井是肯定的,問題是,該選眼前這一口小的,還是進村後左拐不遠那口大的。

 

大小二井都可打水。她在小時候曾聽聞過小井乾涸過一次。殷素在想,被隔壁老王那世上最髒的嘴親過,已經倒楣透頂,我會不會霉得……跳下去後,井……卻是乾的?那時頭下腳上,死狀慘透,不知道會不會影響自己取得貞節牌坊。

 

還是去大那口井吧?可不行,第一,打水的人多,不易跳;第二,被老王強姦的屋子就在這小井旁,不跳,卻遠遠跑去大井,太造作,還是那個問題:不知道會不會影響自己取得貞節牌坊。

 

殷素當然不知道,井裡有水,跳下去未必即時死去,浮沉半夜,力竭而溺,精神上之痛苦,不若血肉模糊痛快;殷素也不知道,貞節牌坊的發放有著嚴格選拔,風化案時而有之,建得了多少個?

 

她更不知道的是,小井旁邊平日空無一人的客棧,今天罕有地住滿了人,一管管望遠鏡小心翼翼自窗簾伸出,看著殷素的動靜。

 

 

「這種死法真恐怖。不過,卻極有象徵意義,」客棧三樓中央桌邊一位老者說道,室內垂簾,燈光昏暗,老者一雙眼卻是精光閃爍。「不是嗎?一個人由母體出生,是由黑暗經陰道,走向光明……死的時候,卻由光明世界朝黑不見底的管道一投,回歸寂滅。」

 

旁邊的年輕人饒有趣味聽著。可是大部分人的反應卻是這樣。

 

「媽的,在說哲學!我們等了整整一小時了,這女的是跳,還是不跳?誤了下一個景點,就不好了!」遠處幾位中年人在嘮叨。

 

「年輕人,你知道這女的會跳嗎?」老者試探著年輕人。

 

「根據歷史記載,她會於五分鐘後跳井。」年輕人看了看手錶。

 

「哈,哈,哈。」老者搖頭:「你是初哥吧?甚麼時空來的?」

 

年輕人怔了怔:「你知道穿越者是不能透露任何時代背景的……

 

「不合格。」老者指了指年輕人的手錶:「宋代有手錶嗎?你不說,但你的裝扮卻出賣了你。」

 

年輕人也不介意,只是陪著笑。。

 

「哈,哈,哈,」老者又喝了一杯,似乎今日心情特別好:「小子,說笑,別放在心上。我來介紹自己,我,三十世紀來的。鐵路局。」

 

老者話音剛落,周遭的人嗤之以鼻,噓聲四起。

 

「鐵路局也派人來!」

 

「鐵路局不就是地產商嗎?鑽到哪裡,哪裡的地皮就漲!」

 

「官商勾結!」

 

老者一一聽著,笑著。

 

「前輩,不好意思,害你被他們……」年輕人道歉,老者揮手止住。

 

「別理這些可憐的觀光客的話。他們錢不多,無法付費參加「岳飛大破金兵豪華團」。參加今日這些廉價時空旅行團,已花了他們半生積蓄。旅行社倒也無良,居然安排他們看宋代女子自殺作觀光情節,真是。」

 

「老伯,你呢?你真的是鐵路局的嗎?」

 

「小子,你說呢?」老者亮了亮懷裡證件,似乎忘記了剛才手錶一事:「這女的在此投井,那麼村民就會豎碑作念。有了這「殷素碑」,即使村民死光了,換了另一批,或者甚麼外族攻來,這井都不會拆。這裡的岩石不太硬,兩千年後被挖出來,仍是完好的。完好的古井,當然是古蹟,既是古蹟,那麼就拆不得。」

 

「既然拆不得,那麼發展地鐵路線,就要繞過古蹟。」年輕人恍然:「為了使地鐵按你們……不,按你們背後地產商設計的路線發展,你們倒費了不少功夫。」

 

「我沒有做甚麼啊。只是在老王的酒裡加了點催情藥,老實說那女的也是個淫婦。其實男歡女愛只是平常,殷素醒來後發現自己與老王大被同眠,其實有甚麼大不了?不過這時代女性丟失貞節、被人背後議論,是比性命還大的事,沒臉子,基本上也活不下去,所以只好投井,換來個身後名。這是個看重道德,卻完全違反人性的時代。」

 

年輕人默默聽著。

 

「說到違反人性,我看,你們地產商才是。」年輕人突然露出深不可測的笑容,幫老者倒酒。

 

「你……?」

 

「確實時代不能說,但比你的時代再遠五百年,所以我叫你前輩,準沒錯。」

 

老者隱然覺得不妥。

 

「在你的時代,你所提及那條地鐵路線,稱為「首都3號線」,共五十七個站,站上蓋全是你那時代的天價建築物,相信你背後的地產商賺了不少錢,才能買通「時空管理局」派人穿越。這種未來先買地,再回到宋代加插古蹟,修正地鐵路線,使之穿過地產商所買地皮的做法,確是奸商所為。」

 

「你是更遠未來的地產商?」老者不再鎮定。

 

「這句話,一半對。我是代表政府的。」年輕人道:「「首都3號線」的「小古井站」,在通車後五百年,因地質土壤欠佳,出現沉降,造成塌陷,行駛中的列車被活埋,包括月球城大使等逾五百人全數死亡,單賠償已令政府破產。」

 

「所以?」老者顫聲。

 

「所以,我要把地鐵線改一改道,讓之通過較硬的地質層,避免災難。」年輕人道:「我要把「小古井站」,改為「大古井站」。」

 

年輕人說畢,把茶一口喝盡,就這樣拉起窗簾。

 

頓時一室放光,還有壓得低低的驚呼聲。

 

「你瘋了嗎?這時代的人會看到我們的!」

 

「你會影響歷史!」

 

「快把簾放下來!」

 

只有老者知道,年輕人沒發瘋。歷史準備改道。

 

「喂!妳!在幹啥!」由翻譯機播放的年輕聲音清晰無比:「咦,你不是昨天與老王那位……

 

正準備投井的殷素嚇了一大跳,抬起頭,原來客棧有人!許多人也自窗旁伸出頭來,望向這邊。

 

人都在這裡啊,那更好了,大家都知道我要死,這回要取牌坊,機會就更大了……殷素慌忙轉身,改道朝村後左拐不遠那口大的井走去。

 

貞節牌坊,十拿九穩!

 

- 完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