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幻小說․改道(簡體字版)

 科幻小小说

改道       萧源

 

殷素看着古井,想着该不该从这里跳下去。

 

跳井是肯定的,问题是,该选眼前这一口小的,还是进村后左拐不远那口大的。

 

大小二井都可打水。她在小时候曾听闻过小井干涸过一次。殷素在想,被隔壁老王那世上最脏的嘴亲过,已经倒霉透顶,我会不会霉得……跳下去后,井……却是干的?那时头下脚上,死状惨透,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自己取得贞节牌坊。

 

还是去大那口井吧?可不行,第一,打水的人多,不易跳;第二,被老王强奸的屋子就在这小井旁,不跳,却远远跑去大井,太造作,还是那个问题: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自己取得贞节牌坊。

 

殷素当然不知道,井里有水,跳下去未必实时死去,浮沉半夜,力竭而溺,精神上之痛苦,不若血肉模糊痛快;殷素也不知道,贞节牌坊的发放有着严格选拔,风化案时而有之,建得了多少个?

 

她更不知道的是,小井旁边平日空无一人的客栈,今天罕有地住满了人,一管管望远镜小心翼翼自窗帘伸出,看着殷素的动静。

 

 

「这种死法真恐怖。不过,却极有象征意义,」客栈三楼中央桌边一位老者说道,室内垂帘,灯光昏暗,老者一双眼却是精光闪烁。「不是吗?一个人由母体出生,是由黑暗经阴道,走向光明……死的时候,却由光明世界朝黑不见底的管道一投,回归寂灭。」

 

旁边的年轻人饶有趣味听着。可是大部分人的反应却是这样。

 

「妈的,在说哲学!我们等了整整一小时了,这女的是跳,还是不跳?误了下一个景点,就不好了!」远处几位中年人在唠叨。

 

「年轻人,你知道这女的会跳吗?」老者试探着年轻人。

 

「根据历史记载,她会于五分钟后跳井。」年轻人看了看手表。

 

「哈,哈,哈。」老者摇头:「你是初哥吧?甚么时空来的?」

 

年轻人怔了怔:「你知道穿越者是不能透露任何时代背景的……

 

「不合格。」老者指了指年轻人的手表:「宋代有手表吗?你不说,但你的装扮却出卖了你。」

 

年轻人也不介意,只是陪着笑。。

 

「哈,哈,哈,」老者又喝了一杯,似乎今日心情特别好:「小子,说笑,别放在心上。我来介绍自己,我,三十世纪来的。铁路局。」

 

老者话音刚落,周遭的人嗤之以鼻,嘘声四起。

 

「铁路局也派人来!」

 

「铁路局不就是地产商吗?钻到哪里,哪里的地皮就涨!」

 

「官商勾结!」

 

老者一一听着,笑着。

 

「前辈,不好意思,害你被他们……」年轻人道歉,老者挥手止住。

 

「别理这些可怜的观光客的话。他们钱不多,无法付费参加「岳飞大破金兵豪华团」。参加今日这些廉价时空旅行团,已花了他们半生积蓄。旅行社倒也无良,居然安排他们看宋代女子自杀作观光情节,真是。」

 

「老伯,你呢?你真的是铁路局的吗?」

 

「小子,你说呢?」老者亮了亮怀里证件,似乎忘记了刚才手表一事:「这女的在此投井,那么村民就会竖碑作念。有了这「殷素碑」,即使村民死光了,换了另一批,或者甚么外族攻来,这井都不会拆。这里的岩石不太硬,两千年后被挖出来,仍是完好的。完好的古井,当然是古迹,既是古迹,那么就拆不得。」

 

「既然拆不得,那么发展地铁路线,就要绕过古迹。」年轻人恍然:「为了使地铁按你们……不,按你们背后地产商设计的路线发展,你们倒费了不少功夫。」

 

「我没有做甚么啊。只是在老王的酒里加了点催情药,老实说那女的也是个淫妇。其实男欢女爱只是平常,殷素醒来后发现自己与老王大被同眠,其实有甚么大不了?不过这时代女性丢失贞节、被人背后议论,是比性命还大的事,没脸子,基本上也活不下去,所以只好投井,换来个身后名。这是个看重道德,却完全违反人性的时代。」

 

年轻人默默听着。

 

「说到违反人性,我看,你们地产商才是。」年轻人突然露出深不可测的笑容,帮老者倒酒。

 

「你……?」

 

「确实时代不能说,但比你的时代再远五百年,所以我叫你前辈,准没错。」

 

老者隐然觉得不妥。

 

「在你的时代,你所提及那条地铁路线,称为「首都3号线」,共五十七个站,站上盖全是你那时代的天价建筑物,相信你背后的地产商赚了不少钱,才能买通「时空管理局」派人穿越。这种未来先买地,再回到宋代加插古迹,修正地铁路线,使之穿过地产商所买地皮的做法,确是奸商所为。」

 

「你是更远未来的地产商?」老者不再镇定。

 

「这句话,一半对。我是代表政府的。」年轻人道:「「首都3号线」的「小古井站」,在通车后五百年,因地质土壤欠佳,出现沉降,造成塌陷,行驶中的列车被活埋,包括月球城大使等逾五百人全数死亡,单赔偿已令政府破产。」

 

「所以?」老者颤声。

 

「所以,我要把地铁线改一改道,让之通过较硬的地质层,避免灾难。」年轻人道:「我要把「小古井站」,改为「大古井站」。」

 

年轻人说毕,把茶一口喝尽,就这样拉起窗帘。

 

顿时一室放光,还有压得低低的惊呼声。

 

「你疯了吗?这时代的人会看到我们的!」

 

「你会影响历史!」

 

「快把帘放下来!」

 

只有老者知道,年轻人没发疯。历史准备改道。

 

「喂!妳!在干啥!」由翻译机播放的年轻声音清晰无比:「咦,你不是昨天与老王那位……

 

正准备投井的殷素吓了一大跳,抬起头,原来客栈有人!许多人也自窗旁伸出头来,望向这边。

 

人都在这里啊,那更好了,大家都知道我要死,这回要取牌坊,机会就更大了……殷素慌忙转身,改道朝村后左拐不远那口大的井走去。

 

贞节牌坊,十拿九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