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幻小說․開天闢地(繁體字版)

 科幻小小說

開天闢地       蕭源

I was There the Day the World Ended

I was There the Day the World Begin

「我曾經歷天荒地老,也曾經歷盤古初開」

 

 

諸位!我們抵抗了三百六十多年,到今天,局勢還可以被扭轉嗎?眼看著鄰近一個又一個星系,都被「魔鬼」吞噬,即使星際聯盟裡科技水平最高的S國,也無法避免。到了這境地,我們還不悔過、還不警惕,只是為了逃避「魔鬼」侵吞我們的星球娜美西斯,而喋喋不休地在論辯、在投票、在選舉,選出所謂的優秀分子,走上太空梭,逃離這星球,逃離「魔鬼」。在我的多次陳詞中,已清楚地說明,「魔鬼」這種巨牆級的超級黑洞,會把整個銀河系等一切,以最快速度毫不猶豫地吸進。難道諸位會以為,你們的太空俊,能脫得了這宇宙中最強的重力陷阱麼?

沒錯!你會以為我悲觀,可是,當你回想,原來一切的災禍,皆由我們這個民族引起的,誰又會不悲觀、誰又會不消極呢?數千年前我們的科技獨步銀河,甚至被其他星族的史學家稱為「金色文明」,我們在沾沾自喜。我們的科技,可以使我們的人民乘坐超光速的太空船,遊走於宇宙任何角落,甚至穿越時空,起死回生。那時候,眼見其他星區的文明尚在起步,於是我們善意地,將我們其中一項較落後的科技「離合器」,無條件地贈送給太陽系的主人──人類,換來是無上的虛榮。可是,這種看似平常的星際交易,卻是我們娜美西斯民族,在數萬年的文化中最最錯誤的決定!

當時,身處銀河系偏遠位置的太陽系,文明才剛起步,他們剛由自己的母星,登陸衛星,然後以感動全宇宙的口吻說著:「這是個人的一小步,卻是全人類的一大步......」等說話。他們還計劃由一個星球飛行到另一個星球,但要花上很長的時間,燃料也是問題。那時,我們以高姿態出現,將「離合器」這種憑藉行星與行星間、恆星與行星間、恆星與恆星間的引力作用──那是我們民族的小學物理學上的一項極微小的項目──送給他們。自此,人類把「離合器」裝置於他們的宇航船上,輕鬆地運用星系間的引力,飛來飛去,甚至來拜訪我們,也許你們當中還記得,人類來到以後,那種帶點膜拜,卻又帶點挑戰的神情!

我已經忘記了,當初是議會中哪一個代表,對人類那種日益自大的態度感到極不滿意;我也忘記了,議會裡的「外星科學監控小組」中的誰人,曾將送給人類的「離合器」總機,稍為頑皮地作了點點調校,以作一點懲戒;我也忘記了,當那台位處太陽系地球的「離合器」總機失控後,誰人反對我們立即制止禍害蔓延。但是,諸位啊!我永遠記得,當「離合器」總機失控,墜入他們的太陽後,瞬即演化成一個巨型黑洞那可怕的情況,我也永遠記得,那個後來我們稱為「魔鬼」的黑洞,如何在一百年之內,完全鯨吞了人類及整個太陽系,我也永遠記得,創造那個「魔鬼」的,其實就是我們娜美西斯族,我們不是好心施藥的「天使」,我們是「魔鬼」!

現在,就是現在,那黑洞已將整個宇宙扯進去,我們的科學家窮一生精力研究方法消滅這個由「離合器」變異出來的黑洞,完全束手無策。你會說,我們再逃罷──我親愛的子民啊,我們要逃,又逃得了哪裡呢?難道你認為我們沒有逃過嗎?我們由原來的星區,催動強大的能量,將我們整顆星球「娜美西斯星」,移動到遠處,使我們足夠避開日漸蔓延的黑洞。但日復一日,月復一月,年復一年,我們賸下的能量已經不多,但宇宙裡沒被吞侵的空間卻愈來愈少──或者說,宇宙不是在吞噬,有些科學家說得好:「宇宙不是被吞噬,而是開始了大塌縮──那是與宇宙初始大霹靂的相反。」

我說了那麼多,議會的諸位長老,我想你們已經很明白接下來我要提出的方案,也就是我已經多番重申的論調。我作為娜美西斯族的大總統,誠心地希望你們考慮我的方案,以消除我的罪孽,甚至你們、整個民族的罪孽。

眾所周知,我們的能量足夠再一次催動我們的行星,但我們要去哪兒?我認為我們已經沒處可去,我們要把整顆星球,以最高的科技送回過去的世界。我們很清楚,這樣做絕不是在逃避甚麼,相反是為我們所犯的罪,作出補償。我們的計劃,是將整顆娜美西斯星送回46億年前的宇宙,那時候,我們的文明剛剛起步,而被我們間接滅了族的人類,在當時連影兒都沒有,他們的太陽還是剛剛形成呢。

依據時空模擬器,我們得知46億年前的太陽系,只有八顆行星,依照原來的歷史演進,即使再過100億年,1000億年,這八顆行星也不可能孕育出任何有智慧的生命。

我們要做的,乃是以巨型行星N,直接撞擊46億年前太陽系的第三行星,那時候第三行星仍是極高溫的熱熔物體,尚未冷卻成形。撞擊後,第三行星的一部分物質,會飛出太空,但又會被第三行星的引力攫住,成為了該行星的小衛星。而任務完成的巨型行星N,除了一小部分因撞擊而與第三行星結合外,這顆殘缺不全的巨型行星N會繼續向外飛,再輕微撞上第六行星,散出大量碎片,碎片會形成了環繞第六行星的「環」。

巨型行星N剩下的部分,將會持續外飛,把第七行星整個撞翻,改變了自轉軸的方向;同時把第八行星的衛星撞得逆向而行。到最後最後,巨型行星N會停留在第八行星外的軌道,而成為第九行星。

諸位已經很清楚明白這一項「創生計劃」了,經過超智電腦複雜計算,這樣的安排,足夠使那個太陽系慢慢地產生單細胞生物,進而慢慢產生文明。但整個計劃的關鍵,在於巨型行星N──那就是娜美西斯星!

沒錯,我們將要滅族!可是,這又有甚麼分別呢?諸位抬頭看看,一顆又一顆的星辰黯淡下去,我們的大氣層已經搖搖欲裂,「魔鬼」已經很接近。諸位啊,我們是必死的,我們是該死的!但是,與其毫無意義地滅族,帶點遺憾和內疚地死去,為甚麼不有意義地,把我們的行星送往遙遙的古代,在精密的計算下,協助太陽系產生文明呢?一死換一生,我們才能洗去我們的罪。已經浪費了太多時間的我們為甚麼不使用科技回到過去的時間?我們導致宇宙滅亡的科技為甚麼不拿來作宇宙的重生?

議會的各位元老,我很清楚我站在未來這一邊,而你們則站在過去與未來之間:再次逃亡,你就面對過去;肯造就「創生計劃」,你就是面向未來。我們不請求寬恕,我們不請求赦免,我只認為正確的決定,才是我們應該做的。

願我們看到了人類美好文明的曙光,他們會得到屬於他們的一切。我為我長篇大論的真理,延誤了你們的決定感到抱歉。我感謝你們,感謝在場的十億子民,我感謝一切的人和事,感謝一切的美好。

議會的長老們,我靜候你們的決定。

 

(2005年.刊於「科科世紀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