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幻小說․上河(繁體字版)

 

科幻小小說

上河       蕭源

 

做人最怕甚麼?「執輸」是也。王晉康邊想著,邊隨人潮湧進展館裡。

偌大的電子版「清明上河圖」佔據了展館上方的天空,館內黑壓壓人群在努力仰望。

與王晉康同來的Neo,與眾生一樣,舉機狂拍。

「拍夠了沒有?我們再往前移動一下吧,後面的都在迫。」王晉康身不由已被推向Neo。頭上巨大的電子圖版好長好長,向左方延伸達128──還要再擠128

「再多拍兩幀就好──」Neo瞇著眼,刷,刷。

王晉康完全知道Neo在想甚麼:這幅宋代的繁華鬧巿圖,多攝幾張,待回放上網,讓友人們羨慕。懂不懂欣賞「清明上河圖」不重要,重要的是:我有去看,沒有「執輸」。

尤其是圖中那位宋代的小孩,抱起一頭豬跑過街巿的畫面,更不可錯過,要大特寫……

王晉康忍受不了,決定退後數步,遠看這幅巨圖,看那些看圖的巿民,也是一樂。他忽然隱約想起一首詩,不由得唸出來──

你在橋上看風景,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;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,你裝飾了別人的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「夢。」

「甚麼?」Cobb趕忙把熒幕停住。

「我說夢。」Adriadne又道。

「這不是夢,」Cobb:「熒幕上的都是真實片段,那是教授從量子資料庫裡找出來的畫面,記載著古人的生活點滴……

「笨蛋。我是說畫面中那位年輕人唸的詩啊。」Adriadne:「你忘了我的本行是甚麼嗎?」

「文學研究,詩歌。專攻戰前。」Cobb頭也沒抬,繼續把畫面播放。

「我覺得在詩句處停住就好。」Adriadne道。

「甚麼?這片段由那個時代的人拍攝,長度有數十分鐘,可以剪多些,要不然太短,交給教授,難取高分。」

「不。教授不是說過,回顧古人的物質文明生活固然重要,但回顧古人的精神面貌,更是不可或缺。我認為,如果片段由年輕人唸詩作結,效果不錯。」

「夠了。我們做專題報告講求合作,你卻總是獨斷獨行。地底學院又不只有你一位大學生,要做核戰前古代史研究,我再找拍檔就是!」Cobb重重拋下最後一句,回音在防空洞的壁上迴盪。

Adriadne氣得面色發白──不過,長期居於地下,暗無天日,起居上課都在水泥建的隧道往返,誰人不臉白。

「怎樣?要詩句,還是要我?」Cobb一臉挑戰神色。Adriadne默不作聲,Cobb知道湊效。

Ariadne深深不忿,自顧自唸起莎士比亞的詩來:

To be or not to be, that’s the question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「他們居然使用原子分裂技術,製作武器?而且……毀掉自己星球?」基斯杜化長長的毛臉上,現出不可置信神色。

「哪有騙你?」羅倫五隻手忙著操控太空船,騰出第六隻手,指著巨型舷窗:一丸黑球浮在虛空:「這就是核戰後的地球。剛才的畫面,是超遠衛星拍攝的地底情況,那兩個是防空洞裡其中兩名殘存人類,在做甚麼我不知,對白我更聽不明,大概是準備殘殺對方。」

基斯杜化聽了以後,背後一雙大翼拍動著不安:「但,我們不是對其他生物也作出觀察嗎?例如這星球的水獺,會用石頭把貝殼敲開,取肉吃之,但沒聽過水獺會用石頭砸另一水獺的頭啊!」

「所以說,人類真厲害,懂得用武器毀滅同類,順道弄髒自己行星。他們一定知道我們會來侵略,所以先下手為強,聰明!已經沒關係了,人類少,星球毀掉,走吧。」羅倫道:「我們待會還要飛許多光年呢!各位船員,先吸取足夠蜜糖,然後才進入冬眠箱吧。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小胖在攤子旁上醒來。

時間已過午後,周遭又開始熱鬧了,兩旁攤子陸續擺出桌椅,酒館也豎起旗子,船夫完成一天辛勤工作,沿虹橋魚貫到來,挑個好攤子,準備大吃大喝。

青樓上的燈籠逐一亮起,妝扮嬌嬈的女子,揮動衣袖,朝城門方向、騎著駱駝的商旅拋媚眼,攤子開始響起吆喝聲。

剛才的夢是甚麼回事?小胖完全不明白。那兩頭大大的蝴蝶,在冰冷的房間拍著斑爛的翼,嘰嘰哩哩說著不明白的語言,好可怕。

「莊胖子!你這是怎地?只顧睡覺!這豬太小,還不能宰,幫我抱這豬回豬欄,然後回來開檔!快去快回,小心我揍你!」

 

小胖趕忙起來,把那小小豬兒抱起,趕忙開跑,掌櫃張擇端是出了名兇的,可不能得罪。小胖走了幾步,忽然回首,遠方天空有甚麼在盯著自己嗎?好古怪!他搔搔頭,沒多想,繼續跑,身後是北宋的繁華鬧巿,午休飽足,正蘊釀著入夜的光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