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幻小說․上河(簡體字版)

 

科幻小小说

上河       萧源

 

做人最怕甚么?「执输」是也。王晋康边想着,边随人潮涌进展馆里。

偌大的电子版「清明上河图」占据了展馆上方的天空,馆内黑压压人群在努力仰望。

与王晋康同来的Neo,与众生一样,举机狂拍。

「拍够了没有?我们再往前移动一下吧,后面的都在迫。」王晋康身不由已被推向Neo。头上巨大的电子图版好长好长,向左方延伸达128──还要再挤128

「再多拍两帧就好──」Neo瞇着眼,刷,刷。

王晋康完全知道Neo在想甚么:这幅宋代的繁华闹巿图,多摄几张,待回放上网,让友人们羡慕。懂不懂欣赏「清明上河图」不重要,重要的是:我有去看,没有「执输」。

尤其是图中那位宋代的小孩,抱起一头猪跑过街巿的画面,更不可错过,要大特写……

王晋康忍受不了,决定退后数步,远看这幅巨图,看那些看图的巿民,也是一乐。他忽然隐约想起一首诗,不由得念出来──

你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;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你装饰了别人的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「梦。」

「甚么?」Cobb赶忙把荧幕停住。

「我说梦。」Adriadne又道。

「这不是梦,」Cobb:「荧幕上的都是真实片段,那是教授从量子数据库里找出来的画面,记载着古人的生活点滴……

「笨蛋。我是说画面中那位年轻人念的诗啊。」Adriadne:「你忘了我的本行是甚么吗?」

「文学研究,诗歌。专攻战前。」Cobb头也没抬,继续把画面播放。

「我觉得在诗句处停住就好。」Adriadne道。

「甚么?这片段由那个时代的人拍摄,长度有数十分钟,可以剪多些,要不然太短,交给教授,难取高分。」

「不。教授不是说过,回顾古人的物质文明生活固然重要,但回顾古人的精神面貌,更是不可或缺。我认为,如果片段由年轻人念诗作结,效果不错。」

「够了。我们做专题报告讲求合作,你却总是独断独行。地底学院又不只有你一位大学生,要做核战前古代史研究,我再找拍檔就是!」Cobb重重抛下最后一句,回音在防空洞的壁上回荡。

Adriadne气得面色发白──不过,长期居于地下,暗无天日,起居上课都在水泥建的隧道往返,谁人不脸白。

「怎样?要诗句,还是要我?」Cobb一脸挑战神色。Adriadne默不作声,Cobb知道凑效。

Ariadne深深不忿,自顾自念起莎士比亚的诗来:

To be or not to be, that’s the question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「他们居然使用原子分裂技术,制作武器?而且……毁掉自己星球?」基思杜化长长的毛脸上,现出不可置信神色。

「哪有骗你?」罗伦五只手忙着操控宇宙飞船,腾出第六只手,指着巨型舷窗:一丸黑球浮在虚空:「这就是核战后的地球。刚才的画面,是超远卫星拍摄的地底情况,那两个是防空洞里其中两名残存人类,在做甚么我不知,对白我更听不明,大概是准备残杀对方。」

基思杜化听了以后,背后一双大翼拍动着不安:「但,我们不是对其他生物也作出观察吗?例如这星球的水獭,会用石头把贝壳敲开,取肉吃之,但没听过水獭会用石头砸另一水獭的头啊!」

「所以说,人类真厉害,懂得用武器毁灭同类,顺道弄脏自己行星。他们一定知道我们会来侵略,所以先下手为强,聪明!已经没关系了,人类少,星球毁掉,走吧。」罗伦道:「我们待会还要飞许多光年呢!各位船员,先吸取足够蜜糖,然后才进入冬眠箱吧。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小胖在摊子旁上醒来。

时间已过午后,周遭又开始热闹了,两旁摊子陆续摆出桌椅,酒馆也竖起旗子,船夫完成一天辛勤工作,沿虹桥鱼贯到来,挑个好摊子,准备大吃大喝。

青楼上的灯笼逐一亮起,妆扮娇娆的女子,挥动衣袖,朝城门方向、骑着骆驼的商旅抛媚眼,摊子开始响起吆喝声。

刚才的梦是甚么回事?小胖完全不明白。那两头大大的蝴蝶,在冰冷的房间拍着斑烂的翼,叽叽哩哩说着不明白的语言,好可怕。

「庄胖子!你这是怎地?只顾睡觉!这猪太小,还不能宰,帮我抱这猪回猪栏,然后回来开档!快去快回,小心我揍你!」

 

小胖赶忙起来,把那小小猪儿抱起,赶忙开跑,掌柜张择端是出了名凶的,可不能得罪。小胖走了几步,忽然回首,远方天空有甚么在盯着自己吗?好古怪!他搔搔头,没多想,继续跑,身后是北宋的繁华闹巿,午休饱足,正蕴酿着入夜的光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