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幻小說․國境之南(簡體字版)

科幻小小说

国境之南       萧源

 

旅行家都是些古怪的家伙。

他们自诩到过世界的尽头,当旅程完毕而回到老家时,往往会装出不可一世的模样,在街上翘着鼻子踱步。在他们眼里,即使是五百层的超高大楼、磁浮列车或睛空里的巨型虚拟广告映像,全都变作落后的产物。这些旅行家,总会匿在城里的某个角落,然后写出一本又一本的游记,用别扭的文字,极尽跨大旅途中所见所闻。

城里到处都是这种混账旅行家。

而我这次采访的对象,正是这些混蛋。要不是《行星日报》的总编再三哀求,我才不会抛掉手上工作,匆匆由东京赶往美国的大纽约区。出发以前,总编就只丢下几句话︰一位自称由世界边缘回来的旅行家──好像叫甚么徐客──正准备出版一本游记《国境之南》,内容是揭示甚么世界的真象云云。这是年来常有的事情,每年总有一两百人到处游历,然后自称由世界尽头回来,老实说,跑到世界尽头,何不索性走到生命尽头算了?省点气力吧,旅行家!

然而这次却有点不同。总编煞有介事的对我说︰《国境之南》甫一出版,便被行星政府列为一级禁书,徐客亦立即被通辑,现仍躲在大纽约区。

事情很是耐人寻味。《国境之南》是不是Z级变态小说,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能够独家访问徐客(或将这本Z级变态小说公诸于世)绝对能提高《行星日报》的销量,总编说假如采访成功,将能为《行星日报》达到网络订购额一百亿份的销量。也因此总编才不择手段从小道消息掌握了徐客的隐匿所在,并马上派出我这超级记者前往采访。

想着想着,我已抵达东京边缘的交通中心。步进一座深蓝色的传输装置『光栅』前,我举起手臂,让感应器扣除我手臂内的『亿达通』芯片的通货额。再踏前一步,我整个身躯已然沐浴在光海里。

三十秒后,「光栅」已将我送抵美国东岸。

尽管其它记者仍有办法知道徐客所在,但我自信仍然是最早到达大纽约区的。我使用的是直航「光栅」,比起那些要「转机」的不知快上多少倍。这种「光栅」科技在一个世纪前还只是科幻小说家笔下的产物,张系国和谭剑的小说里都有描述过。说穿了,「光栅」不过是一种物质传送装置,先在来源地将物质分解成亿万粒子,然后用光速将粒子输往目的地,再重新组合。实际上整个过程只不过是将物质无限地拉长,因为以光速行进而且落点极准确,被传送的对象不会有任何损毁,而人类使用时也绝无任何痛楚。

传送过程只需0.001秒,其余时间是用来分解和组合物质的。「光栅」推出初期,曾有不少人质疑其安全性。但较诸古代的飞机和汽车,我认为「光栅」够方便快捷,至少不会堕机,也不会撞车。

我再穿过一个红色的区域性的小光栅后,接下来的便得靠步行了。腰间的视讯屏正显示着坐标︰徐客就在前方紫区第1706街的天空酒吧里。《行星日报》驻大纽约区的跑腿们也真本事,连政府也无法「抓到」的徐客,居然也给他们「找到」。

我得在同行赶到以前完成采访,然后在午夜以前将稿件放到《行星日报》的网络上。于是我马上不动声色闪进幽暗的酒吧,在视讯屏的暗绿光点指示下前进。

悬浮在半空、不停注满啤酒的虚拟酒杯广告映像后的,就是徐客。

对于徐客的外表,实在没有甚么好描述的,因为旅行家都是一个样子︰古时候「电波少年」的外表。只是身躯较壮健,肤色较黑实而已。

我决定先来个旁敲侧击。打草惊蛇而让徐客溜掉,总编可能会因此而疯了。

「嗯,你好。我没有带点火机,请问你是不是可以……」

我话音未落,徐客已从袋里翻出一具微型激光点燃器,但却不是端向我嘴前的大麻烟,而是硬生生地抵着我的腹部。

「别装模作样了。」徐客双眼闪着精光。「你是《千周刊》派来的罢?」

「我说呀,徐先生真独具慧眼,怎也瞒不了你……」我赶忙陪个笑脸。「不过,我不是《千周刊》的。我是《行星日报》的……啊啊,能不能先请你高抬贵手呢?」我盯着那具激光点燃器,尽可能轻声地说。

「哼。」徐客顺手一翻,激光点燃器已然消失,他边拿起酒杯,边叨唠着︰「甚么周刊呀、日报呀,你们这些电子传媒有事没事将大堆垃圾新闻搬上网络,还不是一样!」

「『不扮高深,弄假成真』正是我们这一行的口号啊!」我一时忘形,竟将《行星日报》的口号也说了出来。

谁知徐客怔了一怔,就此长叹起来︰「弄假成真?假作真时真亦假,无为有处有还无。是真是假,有甚么关系呢……」

「徐先生如此感概,想必与最近旅行的经历有关吧?」我知道机会来了。一边揣出腰间的小小视讯记录仪,一边左右环顾,看看有没有同行或联邦特警突然出现。

「我说呀,」徐客忽地痛心疾首,我也赶忙装出悲愤的模样。「世人都沉醉于眼前的景象,金堤如绣,银塘似染,夜夜就此笙歌嬉戏……」

我想想有点不对,让他这样说下去,还不知道该磨多久。「嗯嗯嗯嗯徐先生,因为时间关系,你能不能直接说说你的经历,或者你被行星政府追捕的原因?甚至,说说你那本刚被禁止出版的作品,《国境之南》?」

「《国境之南》!」徐客的样子再度悲痛十秒。「所谓『众人皆醉我独醒,举世混浊我独清』!这本书就是告诉世人,这世界根本就不真实,一切都是假的!」

我的心沉了下去。依情况,这个徐客大抵和以前的那些旅行家一样,认为世界都是假象,眼前的全都是计算机创制的虚拟世界,其实我们每一个人也躺在一台台的冷冻器里,造着一个个虚拟的梦……

如果真的这样,我会马上掉头离开。管他是真是假,这种『我思,故我在』的桥段,数十年前的电影就不流行了。旅行家应让跑去当哲学家。

可能我的脸上写着「不相信」这几个字,徐客又连忙说道︰「我知道你就是不信,我可以证明给你看。你那么快便找上我,你是乘『光栅』来的吧?」

我点点头,心里仍旧盘算着。

「那就是了。唉,许多年前我和其它的旅行家一样,放弃使用『光栅』而环游世界。我们穿越沙漠、高山、河流,伙伴们曾经相遇,也曾失散过。那一年出发的旅行家之中,最后只有我抵达所谓的世界尽头。」

那时候因为旅途艰险,我已筋疲力尽。加上同来伙伴都失散了,我的求生意志甚低。当时我正在南极洲的一处悬崖上攀爬,后方是一望无际的湛蓝海洋。我一时大意,就此失足掉落悬崖!」

我忽地听出了味儿来,徐客双手舞动着,越说越起劲︰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!我不单没有跌得粉身碎骨,反而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,给反弹回来!我顿时清醒了!好久好久,我大着胆子又试了一次,结果也一样!于是,我花了多年时间,不眠不休的研究,明查暗访,终于知道了真相!」

徐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我也跟着喘气,一副完全投入状。他颤着手从怀里掏出一张破破的脏地图来。徐客将地图摊平,向地图上大大小小数百个红色蓝色的圆点指了指︰「这些是『光栅』的分布图。红色的是小区域的『光栅』,用于城内;深蓝色的是较大型的洲际『光栅』……」

我呆呆看着,冷不防徐客一声闷哼,将地图撕成一块块小片。

好一阵子,我以为这位旅行家真的发疯了。后来看见他撕出来那数十片地图,都呈圆状,而且大小均等。最奇怪的是,每一片小地图上除了许多小红点外,边缘总有一颗大蓝点。

我瞪着上的地图片发怔,心念电转,想整理出头绪来。地图上蓝点红点所代表的『光栅』,到底和那堵无形的墙有甚么关系?

我正待听徐客说下去时,整所酒吧猛地起了一阵哄动。数十个身穿墨黑军服,背书「NYPK」的特警骑着机动警车,就这样直接闯进天空酒吧,边呼喝搜查起来。

徐客忽地一脸平静。「我不在乎被捕,」边说边将一份残破手稿塞进我怀里。(真不知是祸是福。有警察呀!)「这是《国境之南》的全部内容,我只求你将事实披露。」

几位骑着机车的特警已向这处驶来,徐客说得更快了。

「好久以前,人类居住在广大的地面世界。后来爆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,地球百分之九十九地区为核武器所污染。在战争爆发以前,人类为了加速往宇宙发展,曾在非洲大陆近赤道处建立起一座硕大无比的轨道电梯,用以作地面与大气层之间的物资运输,取代了昂贵的穿梭机──」

特警们已来到身边,喝令我们身旁的一众酒客站起,双手置于脑后。

「劫后余生的人类,在无计可施之下,全都迁进连接地面至大气层的轨道电梯里。他们在数千层电梯世界里,各自生活。后来更发展出『光栅』科技,来供电梯各层的人类上下往返──」

「徐客在这儿!」一位特警猛地将徐客捉个正着,其余的也蜂拥而上。

「所以,我们根本活在巨型电梯之中!」徐客还在挣扎,他的力气也真大,直把几个特警都抛开了。「大纽约区根本就不是原来的纽约,只是电梯里的第三百零五层!而称为东京的城市也不过是第一百层的一个区域!我们一直以为利用『光栅』在陆地平面上传输,其实根本就是在用升降电梯!可怜人类在传输时被分解成无数粒子,甚么也不知道!众人皆醉我独醒,可悲,可悲啊!」说完竟然就这样左闪右避,朝一架机动警车冲过去!

「人类早已忘掉历史,而政府也欲掩盖事实!第三百零五层的电梯外墙就在附近!我现在就要将世界真象呈现给世人看!」说完就这样驾着机动警车,朝窗边呼啸冲去。

「别跑!」我和特警几乎同时叫道。谁也不会想到瘦弱的徐客会有这般气力,又有如斯胆量。

只见徐客连人带车,撞破天空酒吧的玻璃,在城的高空不住往前进。忽地一声巨响,像碰上了一堵无形的墙,撞得前方那一小片的虚空化成碎片,不住迸裂掉落,万里无云的睛空就这样无端多了一个大灰洞,徐客就这样跌进洞里。

洞外,源源不绝的核废气正争先恐后涌向天空酒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