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幻小說․地圖(繁體字版)

科幻小說地圖      蕭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到達青海與甘肅交界的大草原的時候,天已經亮了。沐浴於晨光的草群,長及人腰,如豎起頸毛發威的野獸。

從北京出發,晝夜不停趕路十六小時,軍車上各人都疲憊不己。只有祝城一人沒打過盹兒,眼睛死命盯著前方。直到邊界出現於眼前,他才猛地混身一震,發覺全身早被汗水沾濕。

「別太緊張。」身旁的王力拍了拍祝城肩膊,其實他也一夜沒睡:「待會咱們全仗你這位世界級的地圖大師啦。」

祝城勉強笑了笑。他知道自己是全隊最重要的角色,憑藉他在歷史、地理、人文──尤其是地圖學上──豐富的知識,一定可以把謎團解開。

軍車停下,他甫一下車,便看到了那個困擾了整個國家高層、如謎般的「怪球」。

「怪球」的色澤有說不出的詭異,交錯的紋路中透著令人心悸的光芒。

「看!」王力低呼一聲。果然,怪球周遭的長草,像被一種無形巨掌壓得彎下腰來,範圍廣及一個足球場大小。

「倒像南美的神秘麥田圓。」同行的陳鋒上將沉吟道。

如果真的是麥田圓還好,祝城心想。但眼前可不是這樣。怪球恰恰落在青海和甘肅的邊界線上──那是大陸國和寶島國自二十一世紀開始爭拗得最多的邊界線。

怪球沒啥動靜,四處的長草不住騷動,時而彎腰,時而筆直,一帶草群像有生命般起起落落。

就在海水般起伏的草原處,甘肅那方出現了一群身影。

一隊穿著赤紅色制服的工作人員,也走到了怪球另一方。

「警告,」陳鋒上警覺起來,大叫道:「此處為我方國境,請前方人士盡速離開。未經許可擅闖國境被視為侵略行動。」

誰料對方沒半點退卻,也大聲喝道:「大膽!汝等所站之地是我方國境,何故口出狂言!」

又是這種邊界的爭拗。過去三十年,青海與甘肅的邊界,發生口角爭執七百次,為爭奪資源而發生武裝械鬥達二百次,雙方政府為此召開高峰會則有三十三次!

也不知是否天意弄人,不明來歷的天外怪球不偏不倚,正好落在兩國那含糊不清的邊界線處,雙方為奪取這福禍不明的「天外來客」,暗地裡全面封鎖了消息,並調動了國家頂尖的科學家,及祝城等地圖學家,馬不停蹄趕到這兒。

陳鋒上將繼續大吼:「你們這些不知廉恥的共產黨!你說「球」是在你的國境裡,證據何在?想當年我們退守寶島,你們居然斗膽在你們出版的地圖上,把寶島繪成一個空白的輪廓,然後說一句:Material not available,讓你們的人們不知道世界上有寶島國!別太自欺欺人了!」

那是一九八零年的事,距今已經半個世紀。祝城這位精研地圖的學者,又怎會不清楚?他也猜到對方的回應:「你們這些搞獨立、搞民主的傢伙不也一樣!在自己出版的地圖上把寶島繪得比日本還要巨大,你們不是患了自大症是甚麼!」

陳鋒上將眼裡似要噴出火來,他望向祝城──是他出場的時候了。

他走上前去,對方一位身形嬌小的女士也排眾而出。

是她!

「這位玉女士,是咱們的地圖專家,由她來說明這塊地區是屬於咱們大陸國就最好不過了──」祝城耳裡轟轟作響,壓根兒沒把對方將領的話聽進。玉梅!他怎會不知道?眼前一片綠海,彷彿起了變化,化成了漩渦般的各種色彩。二十年前他與玉梅一起在美國的「國家地理中心」受訓,別人看他倆都是黃皮膚、黑髮黑眼,都稱他倆為「龍的傳人」,他們也沒有澄清,其實他倆分別來自勢成水火的兩個國家。祝城的功課好,玉梅的鬼主意多。起初大家互不相識,他記得在某天上課時,祝城坐在玉梅身後,正納悶是哪位同胞,玉梅忽地轉過身來。

「你知道,要把世界各國的國境都塗上顏色,國與國有邊界相接者不可用相同顏色的話,最少要用多少種顏色的筆?」

祝城呆了呆,眼前因玉梅的雪膚花貌,震憾得只是空白一片。

「是四種顏色。」玉梅促狹般笑著:「那是著名的四色定理。」

現在,玉梅立於草原上,面容明顯地敵不過歲月,她的聲音在風裡有點顫抖,內心顯然同樣激動,但詞鋒一點也不弱:「根據二零一零年我國頒佈的「勘界法」,我國國境絕對包括了閣下現在所立位置,及閣下身後延綿三百公里的範圍。」

祝城也不甘示弱,侃侃地道:「可是,二零一五年我國光復大陸,佔據了阿爾金山、黨河南山一帶,當時的條約聲明,此處屬於我國。」

「那是場侵掠戰。當時的許多條約在十五年後的今天,從沒有被承認過。」

「你們也侵掠了土耳其,迫對方簽下投降條約,現在土耳其裡不也是有著許多解放軍嗎?」

「那要看邊界的定義,是在時間上還是空間上了。」玉梅馬上回答:「自秦代開始,區域邊界的劃分,盡量依大自然的山川形勢來劃定,二千年來一直如此。在地理上,這處的山脈相連我國國土,應當包括在我國國境中。」

「反對。美國國境那些州與州的邊界,是依經緯度作完全直線劃分,如果依經緯度來看,妳身後遙遙那方都是我方土地呢。」

「後來美國在統治非洲大陸時,在完全不了解該處的人文社會的情況下,把國境強行以直線分區,最後引起區與區之間的民族衝突,永不休止,你不會不知道吧?」玉梅笑著道。

祝城也笑了,他倆彷彿回到了以前求學時期,為習作而爭辯的日子。祝城又道:「邊界的設定,不一定是以國家作單位的。如果歐洲以國家劃分,地圖上會是花花綠綠。但如果是宗教劃分呢?整個歐洲由梵諦岡至意大利、法國、西班牙等地,恐怕都是連成一片的基督教的教區。」

「可是青海與甘肅的人民沒有明顯的宗教取向呀。但是,以資源劃分的話,青海和甘肅是一片盛產松茸之地,那是否表示甘肅該納入我國的經濟地圖裡呢?」玉梅道。

「那是地表的。地底的金脈層,由我國延伸到你的腳下。那麼說,你腳踏的是我們的土地了。」

「但青海人絕大部分是說閩南語的。以語言劃分地區的話,青海該是咱們的了。」

祝城還待回話,身後一直聽著的王力卻大叫了起來:「語言!」

眾人還未回過神來,王力一個箭步走開,走到一處較高的小山丘:「你們試試從高處俯望,草的起落,正不住變化著一個又一個的文字!」

對方的某些隊員顯然也注意到了,也大呼小叫起來,興奮得忘了自己身分,走上前與王力嘰嘰喳喳交換意見。

祝城定神細看,果然,怪球的草兒有規律地倒下、站立,顯現的是一個無比巨大的:

Z H E

祝城摸不著頭腦,草兒持續變化,這時王力驚恐叫道:「我知道了!那是拼音!」

拼音?果然,仔細一看,字母的變化次序是:

Z H E L I Y O U G A O D E N G S H E N G W U M A

「這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生物嗎?」王力低唸著,背部如被涼水澆過:「祂在問這裡有沒有高等生物!是外星人沒錯!」

祝城正想走上山丘去,忽地傳來了王力的慘叫!

他整個人倒下來,胸前是一片殷紅。

祝城回頭一看,對方已隱藏多時的大批紅色士兵,不知從何處走出來,自四面八方蜂擁而至。

「媽的,看來共產黨誓要取得外星人的禮物!」陳鋒上將咬牙切齒:「我們也不必躲了,出來吧,寶島的特種兵團!」

祝城回過頭來,身後也莫名其妙地出現大量藍色兵隊。

一時間,原野上盡是殺戮之聲。

祝城想前去,握著玉梅的手。但人太多太亂,他只能一直跪坐在怪球旁邊。祂在找高等生物嗎?從這裡看出去,哪兒有甚麼高等生物?周遭的人倒像是鳥兒在築巢育雛時,瘋狂鳴叫著,警告其他同類不得侵入其勢力範圍;又似動物為爭地盤,在互相搏擊,或用排泄物或氣味暗示自己的活動區域.....

沒有人留意到草又開始變化了。

MUI YOU HUI YING

ZHUN BEI DENG LU

「沒有回應,準備登陸。」

在驚天的殺聲之下,祝城和玉梅呆呆看著怪球裂開,一個極小極小但卻清清楚楚的黑點浮起。

然後平空無端爆起一陣罡風,把站著的軍隊士兵都吹倒了。

草原的字變得更急:「登陸中。」

祝城倒抽涼氣,那黑點是甚麼?會不會是個黑洞?

這時玉梅朝怪球大叫:「有,我們有回應!我們是高等生物!」

怪球閃了閃,繼續化出拼音:「種類?」

「人!我們都是人!整顆行星都是人的世界!」祝城狂喊著。

怪球似是猶豫了一會兒,終於黑點又緩緩降下,草兒不再被下壓。

在場每人都看著這幕奇景。

怪球被那小小的黑洞吞掉。那怪球該是個登陸偵察器?還是個訊息傳達球?祝城沒有細想。他抬起頭:青海和甘肅的風景是極明媚美麗的,雖然數十年來人們一直為邊界爭執,地圖的邊界線,只應存在書中的地圖上,用淡淡的紅線表示──實際的大自然是沒有邊界的。

他走上前去,執起玉梅的手。他暗暗決定從今天起,他的生命地圖要天空海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