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幻小說․1984(繁體字版)

 

科幻小小說

1984       蕭源

 

你一直在惶恐不安。

飛機已穩穩地升至三萬六千尺的高空,頭上「請緊扣安全帶」的乳白燈剛熄掉了,甚至,空中小姐們扭著結實的臀部,在狹窄的通道推動餐車。

你還是沒法解釋自己的不安,起飛時的那個夢,那些數字:1984

「就像阿里桑那州的鹿一樣。」

你驚訝地別過頭,看著身邊的白鬍子對你說說:「不是嗎?人類徹底地狩獵了美洲獅和美洲狼,阿里桑那州鹿沒有了天敵,結果發生了爆發性繁殖,把森林中的食物都吃光,因而絕種。」

你努力想擠出笑容:「我只是個普通的飛機旅客,並不是生物學家。」

「噢,你當然不是,」白鬍子笑道:「你是生物家和數學家嘛。」

你更糊塗了。

「想想旅鼠吧,」白鬍子續道:「當牠們的整體數量超過某個數值時,就會集體投河自殺,直到總體數量回復那個數值。因此,結論是,任何一種物種要延綿地生存下去,就要嚴格控制該物種的數量。」

「否則?」你從嘴縫吐出問句。

「下場會像阿里桑那州鹿一樣。」白鬍子道:「我寧可當旅鼠。」

算了算了。你想著,然後視線落在膝上的書上:1984。是歐威爾(George Orwell)的名作沒錯,描述一個受極權統治的未來世界,頗恐怖的科幻小說。你記得你挺喜歡這部書。但──

你忘記是甚麼時候買的。

你忘記了一切,包括自己是誰。除了1984

你感到毛髮直豎,站起來,轟地一聲腦袋撞上行李艙。整架飛機沒太多人,機艙中間的三排座椅,倒是密麻地站了一圈人,像在慶祝生日。

走過去,人堆裡,噢,是個小嬰兒。

「基因不良──」

「是女嬰,可以繁殖──」

「但上限──」

「殺了──」

殺了她?瘋了!你走進人堆中,發現居然不少人向你打招呼。也沒多想,你便一手抄起女嬰,沿著走廊急跑,再跳過一輛餐車。前面已經是機長室。

你背貼艙壁,接近崩潰:「別過來!」

「主任,你──」其中一人企圖走前。

「我說別過來!我瘋了,記不起一切,我──」

「你沒有瘋。」白鬍子走上前來,忽地看到你手上的女嬰:「難道你想留她活口?」

你沒有回答,一切太紊亂了。

白鬍子嘆了口氣:「你知道我們沒辦法超過1984的。」

「告訴我,甚麼是1984!」你嗆咳著,彷彿找到重點。歐威爾的1984原著遠遠的躺在地上。

「這船的指定搭載人數啊。多了這小娃兒,就是1985人,超過上限數,無論氧氣、糧食也會失衡,甚至整艘船的人的心理也沒法達至最佳狀態。」

「船?」你的聲音充滿驚訝:「這是船?有一千八百多人?我們不是在坐飛機嗎?」

另一人插嘴:「主任,1984是你計算出來的最佳數值啊,多一個少一個也不行──」

這時背後一涼,機長室的門躺開,走出個船長來。他的鼻尖和咀邊都有著汗珠:「救不了。老約翰死去,過濾性心臟病,死亡時間:航行日誌185......

「總人數降至1983,」白鬍子喜形於色:「那即是小娃兒可以生存下來了?」

眾人歡呼。你被夾在兩派人之間,女嬰嚎啕大哭,你仍是茫然。

「全宇宙最偉大的生物數學家,我們的好主任,你的航行離魂症又發作了是不是?」船長重重拍著你的肩膊:「望這兒,看會不會好點?」

你如言走進機長室,看著湛藍的晴空和航行儀器,副機師對你微笑。

「醒來吧。」機長道。

驀地,你混身劇震。抬起頭,舷窗外哪有甚麼藍天?只有壯麗至極的燦爛星河,機長室裡盡是超高科技的宇宙航行儀器,宇宙船正進行第18年的宇宙光速之旅,任務是到外星系殖民。逐漸回復心神的你,別過身,狹窄的機艙變回長長的移民艦中心廣場,一千九百八十二人,正在為你以及你手上新生的女嬰歡呼慶祝。

 

「噢,我醒來了。」你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