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幻小說․1984(簡體字版)

 

科幻小小说

1984       萧源

 

你一直在惶恐不安。

飞机已稳稳地升至三万六千尺的高空,头上「请紧扣安全带」的乳白灯刚熄掉了,甚至,空中小姐们扭着结实的臀部,在狭窄的通道推动餐车。

你还是没法解释自己的不安,起飞时的那个梦,那些数字:1984

「就像阿里桑那州的鹿一样。」

你惊讶地别过头,看着身边的白胡子对你说说:「不是吗?人类彻底地狩猎了美洲狮和美洲狼,阿里桑那州鹿没有了天敌,结果发生了爆发性繁殖,把森林中的食物都吃光,因而绝种。」

你努力想挤出笑容:「我只是个普通的飞机旅客,并不是生物学家。」

「噢,你当然不是,」白胡子笑道:「你是生物家和数学家嘛。」

你更胡涂了。

「想想旅鼠吧,」白胡子续道:「当牠们的整体数量超过某个数值时,就会集体投河自杀,直到总体数量回复那个数值。因此,结论是,任何一种物种要延绵地生存下去,就要严格控制该物种的数量。」

「否则?」你从嘴缝吐出问句。

「下场会像阿里桑那州鹿一样。」白胡子道:「我宁可当旅鼠。」

算了算了。你想着,然后视线落在膝上的书上:1984。是奥韦尔(George Orwell)的名作没错,描述一个受极权统治的未来世界,颇恐怖的科幻小说。你记得你挺喜欢这部书。但──

你忘记是甚么时候买的。

你忘记了一切,包括自己是谁。除了1984

你感到毛发直竖,站起来,轰地一声脑袋撞上行李舱。整架飞机没太多人,机舱中间的三排座椅,倒是密麻地站了一圈人,像在庆祝生日。

走过去,人堆里,噢,是个小婴儿。

「基因不良──」

「是女婴,可以繁殖──」

「但上限──」

「杀了──」

杀了她?疯了!你走进人堆中,发现居然不少人向你打招呼。也没多想,你便一手抄起女婴,沿着走廊急跑,再跳过一辆餐车。前面已经是机长室。

你背贴舱壁,接近崩溃:「别过来!」

「主任,你──」其中一人企图走前。

「我说别过来!我疯了,记不起一切,我──」

「你没有疯。」白胡子走上前来,忽地看到你手上的女婴:「难道你想留她活口?」

你没有回答,一切太紊乱了。

白胡子叹了口气:「你知道我们没办法超过1984的。」

「告诉我,甚么是1984!」你呛咳着,彷佛找到重点。奥韦尔的1984原著远远的躺在地上。

「这船的指定搭载人数啊。多了这小娃儿,就是1985人,超过上限数,无论氧气、粮食也会失衡,甚至整艘船的人的心理也没法达至最佳状态。」

「船?」你的声音充满惊讶:「这是船?有一千八百多人?我们不是在坐飞机吗?」

另一人插嘴:「主任,1984是你计算出来的最佳数值啊,多一个少一个也不行──」

这时背后一凉,机长室的门躺开,走出个船长来。他的鼻尖和咀边都有着汗珠:「救不了。老约翰死去,过滤性心脏病,死亡时间:航行日志185......

「总人数降至1983,」白胡子喜形于色:「那即是小娃儿可以生存下来了?」

众人欢呼。你被夹在两派人之间,女婴嚎啕大哭,你仍是茫然。

「全宇宙最伟大的生物数学家,我们的好主任,你的航行离魂症又发作了是不是?」船长重重拍着你的肩膊:「望这儿,看会不会好点?」

你如言走进机长室,看着湛蓝的晴空和航行仪器,副机师对你微笑。

「醒来吧。」机长道。

蓦地,你混身剧震。抬起头,舷窗外哪有甚么蓝天?只有壮丽至极的灿烂星河,机长室里尽是超高科技的宇宙航行仪器,宇宙船正进行第18年的宇宙光速之旅,任务是到外星系殖民。逐渐回复心神的你,别过身,狭窄的机舱变回长长的移民舰中心广场,一千九百八十二人,正在为你以及你手上新生的女婴欢呼庆祝。

 

「噢,我醒来了。」你说。